肥肥

加拿大班夫国家公园:一千张面孔分之一

行者-BLOGBUS:


洛基山是几乎纵贯北美大陆心腹,是地球四十六亿年生命中重要的痕迹。由洛基山发源的十三条河,如血脉流动,将北美的灵气灌注入三个大洋。而依靠洛基山千变万化的地貌的,则有十一座国家公园,其中包括著名的美国黄石国家公园。在加拿大境内首屈一指的,则是天穹极光,弓河漫游的班夫国家公园。


班夫国家公园的成立可以回溯到到1887年,是加拿大第一座国家公园。在上世纪初,是欧洲富人的热门远足地之一。因为早春,去班夫小镇的一路上,农田仍然都还是收割后的休息期,并没有夏天那样广阔的葱郁。天气也不怎么给面子,一直到班夫镇上,雨雪也都还未完全消停。


班夫镇上人并不多,建筑风格和背靠洛基山让这个小镇散发着浓郁的北美味。街上人不多,是还没到周末的原因,所以小镇的节奏是让我很喜欢的舒缓。在小镇上随意逛逛,找到风停雨住的间隙,去硫磺山登顶碰运气。



说是碰运气,实际天气好与坏还不是都得上去。这张冰川观光车的照片,完全能说明此刻不能再糟糕的天气情况。



登顶硫磺山,要乘坐高差两千多米的缆车。这让我想起去年夏天在大屿山的低空“飞行”。与那时山海相接的和谐不同,去山顶脚下一路都是密布松林的冰雪山川。那一刻心里闪过的念头,有一些孤独,也有一些回归。或许是在人文历史丰富的城市和恬静精致的田园风光生活了太久,开始需要吸取一些偏于自然,偏于粗犷,而又和几年前的大漠孤烟不同,这些冰针和岩石完全没有扬尘和浮躁,而让人在乎的是冷静和坚毅。



山地的气候确实难以捉摸。结束前半程迎风而上的缆车之旅,在接近天顶的时候,飘起一阵急雪。还好准备了冬装,本以为要启用踏雪寻梅的剧本,天公却在一杯咖啡之后打赏了我们半个小时的蓝天的阳光。用网络上流行的话来讲,这就是“人品大爆发”(爆发太早结果在西雅图连着三天风雨交加)。


缆车终点站是一个游客休息站,供徒步登山的游客躲避和休息,而有人工修葺的木制栈道,直接通向一公里外另一座山峰的气象观测站。




徒步在这栈道上,沿途硫磺山两侧和班夫小镇的全景尽收眼底,如油画一般的美得太不真实,偶尔小型哺乳动物一闪而过,会让人觉得不够刺激,又有点期待见到黑熊。



走走停停随意的漫步,但也很快就到达气象站,回首来时路,缆车站在巍峨的山峰映衬下,像个大自然的可爱玩具。心里念念不忘的,却是打算要在未来再至此,体验一次徒步登山的快感。




每个栈道的平台似乎都是经过了精心设计,只要站在平台,就算随便拿捏也能出上两张自觉满意的照片。山下费拉蒙酒店背后的弓河是孔雀蓝的锦缎,在这绿林和白雪之中像丝带,将这美景化作礼物,留给每一个想要带这美丽回家的人。





在这一日与自然贴近的末尾,我们则到费尔蒙酒店里小憩,短暂体验这一百年前建立的苏格兰式城堡酒店。除基本的住宿餐饮和娱乐设施外,酒店在二层专门设立了一个小型博物馆,陈列了关于酒店历史的照片,画作以及酒店使用过的账本,器物。




在年初做行程规划时,关注了卡尔加里附近的野牛碎头崖,关注了向南三百公里的冰川公家公园,甚至关注了西边的省立恐龙公园,恰恰没做到班夫的功课。所以特别庆幸放弃了原有计划,造访这洛基山一千张面孔中最具代表性的一面,这一向是我视为珍宝的旅行中的意外风景。


PS/在准备写班夫的资料的过程中,我突然欣喜的发现,我和隔着九千公里外的表哥,生活在同一纬度线上。尽管我们仍然生活在不同的文化和自然风光中,但仍然可手捧寒夜烛龙,共享玑璇瑶光。

日本茶的故乡——宇治

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宇治是日本茶的故乡,也有着像平等院、宇治上神社这样的世界文化遗产,更是《源氏物语》中最后十贴的主要舞台。本文系统的归纳了宇治旅行的种种信息,写成一篇攻略供大家参考。


提到“宇治”二字,想必诸位肯定都会联想到抹茶。宇治可以说是日本抹茶的代名词。



 宇治茶是日本茶叶的代表,除了抹茶,宇治煎茶也十分出名,“玉露”则是宇治茶中的上品。虽然现在的宇治茶并非真的产于宇治,但这丝毫不会妨碍宇治茶在日本茶文化中的地位和品质。当然,作者这个门外汉对于日本茶道一窍不通,没办法给大家讲点什么有用的知识,于是写一篇小攻略,给大家系统介绍一下宇治好玩的地方吧。


宇治市隶属于京都府,大概位于京都车站东南约十五公里的位置,乘坐电车约莫二三十分钟即可到达。


那么为什么要来宇治玩呢?



首先,这里可以体验到正宗的日本茶文化、品尝到地道的抹茶、煎茶、玉露以及其衍生的各类茶味食品,当然还可以买买买各种与茶有关的土产。


其次,宇治的平等院、宇治上神社以“古都京都的文化财产”被打包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平等院的凤凰堂以及凤凰像更是被印在十日元硬币以及一万日元纸币上。


第三,宇治是紫式部的《源氏物语》第三部宇治十贴的舞台,喜欢这部小说的人一定不能错过来宇治重温故事的机会。



当然,理由可能并不仅限于此。宇治是一座很小的城市,但是却拥有丰富的旅游资源。春天的樱花、初夏的紫阳花、盛夏的荷花、秋天的红叶,都会让宇治平添一份魅力。我数次去京都,如果不算在京大宇治校区开会的那次,一共在宇治游玩了两次,在这里结合我的经验把宇治做一个小攻略,包括景点推荐与介绍、饮食推荐、交通以及最后给大家写一个一日游的样板路线。






 宇治景点推荐


1.平等院(世界遗产)




1052年,藤原赖通将本来为别墅的此地改建为佛院,并称之为平等院,成为后来“净土庭园”的代表。次年建成的凤凰堂成为国宝文物,并被印刻在10日元的硬币背面。凤凰堂上的凤凰图案也可以在一万日元纸币的背面找到。凤凰堂内展出的国宝佛像木造阿弥陀如来坐像以及52尊云中供养菩萨像是木造艺术的精品之作。只是参观凤凰堂内部需要额外交一次参拜费。大家也可以选择去平等院里面的博物馆欣赏复制品。


*参观需要一小时时间。


10元硬币



 凤凰堂



 万元纸币



 凤凰像



2.宇治上神社(世界遗产)&宇治神社


宇治上神社本殿建于平安时代后期,是现存最古老的神社建筑。供奉着第15代天皇応神天皇、第16代天皇仁徳天皇及其异母兄弟菟道稚郎子命。




宇治神社距离宇治上神社很近,两座神社被认为是一体的存在。这里单独供奉着菟道稚郎子命。传说応神天皇宠爱菟道稚郎子命,然而后者深受儒家长幼有序思想影响,在父亲驾崩后,与哥哥不断推让皇位,最后甚至不惜自杀让位,成为一段美谈。




*两者一起参观约30分钟。


3.三室户寺




创建于约1200年前,为本山修验宗的别格本山,西国观音灵场十番札所。三室户寺被誉为京都的花寺,栽植有两万株杜鹃花(4月下旬~5月上旬);一万株紫阳花(6月~7月上旬);250盆、百余种莲花(6月下旬~8月上旬)。11月则成为宇治赏红叶的名所。十分推荐在紫阳花开的时候参观三室户寺,我在六月底造访,紫阳花已经式微,而荷花刚处于开花的初始阶段,大家可以看一下我拍的几张照片。


*参观时间约1-2小时。







茶室提供紫阳花特色的各种食品(我想就是颜色五颜六色吧),我点了一个芭菲,看花吃茶点消磨时光也是极好的。



4.源氏物语博物馆



完成于公元1000年左右的《源氏物语》是世界上最早的长篇小说,被誉为日本的《红楼梦》。这部小说对于日本文学的发展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开启了“物哀”的时代。其中,最后十回的舞台主要是宇治,从文风格又与之前不同,故被单独列出称作“宇治十帖”。在如今的宇治街道河川散步,时不时就会发现有关紫式部、有关源氏物语的痕迹。


宇治大桥旁的紫式部雕像



朝雾桥旁的匂宮与浮舟乘船约会像,也是宇治十贴的总纪念碑。



 源氏物语博物馆系统的还原了《源氏物语》中故事的背景与场景,平安厅以前半部分,平安京和光源氏为主题;通过栈桥走到宇治厅后,场景变成了宇治十帖里的故事。音响和灯光还原出《薰君隔墙相觑》、《管弦之宴》、《匂宫与浮舟》3个场面。影像展示厅则循环播放着特意制作的影像《桥姬,女人们的心理尺度》。最后的故事厅展出的是紫式部甚至藤原道长等的生平背景与宇治各大历史景点的渊源。


博物馆外观及入口




5.宇治川周边风景


宇治川是日本最大湖泊琵琶湖的唯一源流,淀川的一部分。逛累了景点,在宇治川边漫步也是极好的。有着一千四百多年历史的宇治桥、川中的中之岛(橘岛和塔岛)、岛上的十三重石塔、宇治十贴纪念碑以及有关的雕像都可以在河边找到。


宇治川(初夏



宇治川(秋)



宇治大桥



 宇治大桥上眺望电车路过



中之岛和石塔



*********特别推荐*********


6.宇治川的鹈饲(鸬鹚捕鱼)



鸬鹚捕鱼是一项传统的捕鱼手法。渔民使用通过训练的鸬鹚来捕获鱼类,而宇治从平安时代开始就有这样的传统。游客如今在宇治仍能亲身体验到这一古老的捕鱼手法。夏日的夜里,火把把河面映的通红,鹈匠在船上指挥着数只鸬鹚,仿佛在水中起舞。每年的6月中旬到9月下旬,游客可以乘船近距离观看鸬鹚捕鱼。



售票处




宇治以出产女性鹈匠出名,如今的两位鹈匠皆是女性。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一部以此为主题的日剧,《爱上鸬鹚渔人的夏天》(「鵜飼いに恋した夏」)



7.大吉山展望台俯瞰宇治



 从源氏物语博物馆到宇治上神社的路上有一条登山路,上爬十多分钟即可到达展望台,从这里可以俯瞰整个宇治市。宇治川、平等院以及低矮的房屋鳞次栉比,风景十分棒。春天樱花开的时候,秋天枫叶红的时候,沿河两岸都充满诱惑的色彩,十分推荐路过的时候上来看一眼风光。


*到展望台不到1千米,十几分钟即可到达。


展望台



眺望平等院



 吃吃吃!


宇治抹茶饮食店最有名的几个


1. 中村藤吉


中村滕吉是有着一百五十多年历史的茶屋老铺,在宇治、京都站、大阪、札幌、香港都有分店,除去大阪和札幌,其他的分店都提供甜点和抹茶套餐。如果排队的人能不多,十分推荐来这里尝一下京都的味道。


菜单节选






中村藤吉本店 地址:京都府宇治市宇治壱番十番地





中村藤吉平等院店 地址:京都府宇治市宇治蓮華5-1




下图是我在京都站的中村藤吉(JR京都駅西改札口的京都伊勢丹2F)吃到的限定芭菲。




2. 伊藤久右卫门


这也是一家很出名的老店,有宇治本店和平等院分店。不过茶苑只在本店有,平等院分店只能购物。


菜单节选







本店地址:京都府宇治市莵道荒槇19-3




**平等院店只贩卖无茶寮



  买买买!


平等院表参道



平等院表参道也被称为宇治浪漫、茶香弥漫的历史街道。在这里漫步,许多始于室町时代的老铺鳞次栉比,四处弥漫着宇治淡淡的茶香。可以在这条街逛街购物、品尝茶点、甚至享用正宗的京都料理。




除了上面单独推荐的中村藤吉和伊藤久右卫门,


有名的茶铺还有:寺島屋彌兵衛商店(宇治茶匠);高村三光園(宇治茶老舗);三星園上林三入本店(宇治茶);お茶のかんばやし平等院通店(宇治茶)等等。


相关的和果子店则有:和菓子の駿河屋;能登椽稲房安兼;福寿園宇治茶菓子工房等等。


至于吃饭的地方,ながの(手打荞麦面);孫左エ門(手打乌冬面);扇家;竹林(京料理/怀石料理);京料理・宇治川等等。



以上这些店铺大家都可以在散步中发现,料理店或者果子店门口都有详细的菜单以及照片,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选择。


駿河屋



京の飴工房「憩和井」




没查到名字的店...



京料理・宇治川




  茶道体验


既然来了宇治,自然要体验一下茶文化,时间少的话去点一个抹茶/玉露套餐;时间长一点的话可以去参加体验教室,学习茶道的基础知识以及制作抹茶和煎茶的流程。当然,笔者对茶道是一窍不通,吃吃喝喝现成的还行,让我这门外汉讲细讲这些是行不通的。所以,这次我只当信息的搬运工,给大家写几个推荐的地方:


1. 宇治茶道场“匠之馆”




离宇治神社很近,就在宇治川边上。在这里可以体验现成的茶道;也可以学习制作玉露、煎茶、抹茶的方法并亲自体验。人数多的话(10人以上),还可以体验自镰仓、室町时代起源的茶汤竞技游戏:“茶香服”。一年多前笔者在群马的一个茶室曾经亲自体验过,先拿五种茶来给你品,然后打乱顺序上茶,让你猜这是哪一种,最后统计结果,公布名次。相当有趣的体验,大家可以试一试,反正我的舌头功力太差,品不出所以然来。


地址:宇治市宇治又振17-1


主页:


http://www.ujicha.or.jp/%E5%8C%A0%E3%81%AE%E9%A4%A8/






2. 对凤庵茶室



 宇治的市营茶室,因与平等院的凤凰堂相对而得名。这里有专业人士讲解演示,定能让你有所获。有抹茶(薄茶/浓茶)、煎茶(煎茶/玉露)等不同的套餐,也有点前体验(茶道里冲茶的礼仪)。需要到旁边的宇治观光协会购票预约当日时间,不过有一些特殊的体验需要提前三天预约。


地址:宇治市宇治塔川1-5


主页:http://www.city.uji.kyoto.jp/0000003943.html



其他推荐的选择还有「三休庵宇治茶茶室」「福寿園宇治茶工房」等等,更多信息,可以在以下的页面找到。关于茶道的体验,除非只是简单品茶,否则一定要提前打电话预约。


http://www.pref.kyoto.jp/kyotoyamashiro/experience_tea.html



交通


宇治地方虽小,但是交通却很方便,JR奈良线和京阪宇治线都可以从京都市内到达。三室户车站、京阪宇治车站、JR宇治车站都可以下车,相隔并不太远。在宇治市内则可以靠双脚慢慢徒步体会。


(一)JR电车


从京都站乘坐JR奈良线(奈良行)到宇治车站约20~25分钟,车费240日元。


JR宇治车站



 (二)京阪电车


从祇園四条车站乘坐京阪本线(淀屋橋行)到中書島车站换乘京阪宇治线到京阪宇治车站(如果先去三室户寺可在前一站三室户车站下车)约30分钟,车费310日元。


京阪三室户车站



京阪宇治车站



 一日游推荐路线


(参考地图箭头标识,拿鼠标画的,虽然很丑,将就下吧…)



三室户车站—三室户寺(1-2h)—源氏物语博物馆(1h)—大吉山展望台(40min)—宇治上神社(15min)—宇治神社(10min)—宇治茶道场(或对面餐厅吃饭)—宇治川公园—平等院(1.5h)—平等院参道逛街—中村藤吉吃抹茶点心—宇治桥—京阪宇治车站/JR宇治车站



*6-9月晚上可以欣赏完鸬鹚捕鱼活动再回京都市内。


*结束的早可以乘坐京阪电车到祗园四条,感受京都市区夜晚的魅力。



 宇治旅游地图(中文版)


http://www.kyoto-uji-kankou.or.jp/others/map/2400map-cn.jpg

Rex岑悦-Saunato·LoFoTo:

冬日冰岛(10张图)

每一年的圣诞节是欧洲人们家庭团聚的日子,却是我一年中难得的出外旅游的机会。2012年的圣诞节意外地选择了冰岛,虽然没有看到朝思暮想的极光,却有幸在冰岛的数天当中享受了每天四到五个小时的黄昏。我喜欢这种连太阳也很懒,一直在地平线附近晃悠的感觉。

镜头跟着我旅行……:

普罗旺斯大区。

法国普罗旺斯大区以连绵的薰衣草闻名天下,所谓名胜古迹漫山遍野……无数帝国视其为休养生息后花园,无数诗人画家将其看作灵感地……

从人文角度看来,自由中充满热情,琳琅中感受空灵,轻松中不乏才华……

自由行法国的最佳目的地。

宇华在苏格兰:

【世界没有尽头】

又一个夏天结束了。

换季后,半夜骤然下起的雨啪嗒啪嗒地亲吻着玻璃。昨晚临睡前我盯着手机屏幕的时间,看着它往前跳了一个小时,整个英国进入了冬令时。

在刚过去的那个夏天里,我心血来潮约友人一同前往高地走走,几乎没多做考虑便请了假买了车票就闪电出发。那会儿心境浮躁得很,就像热气腾腾的茶杯上起了雾眼镜片,周遭一切都模糊紊乱。也好,找个宁静的地方呆上一小阵子。

我回想起出发前某个晚上凌乱的房间,散落一地的垃圾与书,分隔在房间两角的拖鞋,拆开包裹的盒子,耷拉的背包,半开的抽屉,丢掉镜头盖的相机,胡乱成堆的衣物,搅在一起的电源线,生锈的硬币与散开的床单。我明晰地对自己说,累了。

 

汽车北上驶离了我住的那个小镇一阵子之后,可以明显地感觉到房子逐渐变少,间隔渐远,狭长车道两旁是大片无垠的绿与蓝,密林与大湖。进入天空岛之前我们在一个叫威廉堡(Fort William)的小镇暂住一晚。司机在我们旅店附近的一个不起眼的破旧小车站放下了我们,天空很不及时地转阴,下起了雨。我们拖着行李在坑坑洼洼的沥青路上沿着洛溪河堤走向旅店。威廉堡在苏格兰高地这样一个人烟稀疏的地儿来讲,算是规模不小的一个小镇,居民很多都以放牧和渔业为生,有着依山傍湖的好景色。到达旅店的时候我们的外套上都沾满了雨水,鞋面也被浸湿成深浅不一的颜色。简单安顿之后我们边趁天黑前出发前往英国的最高峰本尼维斯山(Ben Nevis)——这个被灌上拥有苏格兰最美日落称号的地方。

我们打着伞深一步浅一步地往深山走去,四下除了我们就没别的路人,偶尔一两辆汽车打着灯溅起雨水呼啸而过,亦或是零星的几个装备齐全的登山客沿途下山。陆续走了约莫一小时后我们才发现爬的并非本尼维斯山,而是与其对望的一座不知名稍矮的山头。天色渐晚,天公不作美依旧淅淅沥沥,山涧在傍晚时分悄悄起了雾,群山都隐匿在迷蒙的雨雾间,只露出群青色的一座座绵延山头,被洗涤过的枝叶尤其明净。厚重的云层随着拂风的方向游走,植被也轻轻倒向同一方向,天色一度度地灰暗下去,我就这样看完了我二十二岁的最后一个日落——老实说那并不算是日落,像慢动作放映的灭灯,在你回头之前就啪嗒一声把你周遭变黑。小时候很怕黑,总觉得黑暗是无形怪物的藏身地,他们汲取幼童的梦为养分;长大后便觉得黑暗没什么,都是自欺欺人的玩笑而已;不过我奶奶跟我讲她年轻的时候也从不怕黑,半夜的深山沟借着月光照样大无畏前行,如今不行了,入眠前总会在房间角落,或者走廊上留着一盏小灯,亮一整晚。

 

曾看过的一部电影里一个走到生命尽头的人形容自己的畏惧,死亡就像走夜路,在一片漆黑走胆颤心惊摸索前行,没谱儿,你不知道是否下一秒便会踏空,坠入万丈深渊。

 

村上春树在《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里面描述:“我仰面躺倒看天。我所能看的,只是阴暗的天空。清晨淋过雨的地面又潮又凉,但大地那沁人心脾的清香仍荡漾在四周。几只冬鸟扑棱棱地从草丛飞起,越过围墙消失在蓝天之中。”

世界尽头这四字,不同于末日,于我而言是它是美好的。它或许需要穿过无尽的城市,或许隐匿在万丈的大洋之底,或许只是梦中的一个结界,又亦或是封藏在冰原的深处。我固执地认为世界尽头是确凿存在的——直到我到达天空岛。

 

天空岛上只有顺时针逆时针两趟环岛巴士,频率大概是一小时一圈。我们就坐着巴士每到一站就下车到处乱窜,一小时后再回到原点等下一班车。行驶间,车窗略过大片的黛蓝与群青。世界如同被拔掉电源一般,四下谧静,除了耳旁簌簌的风声。几天下来的走走停停,我们早已有些疲惫了,可是还是咬着牙爬上了陡峭的顶端为老人石的那座山。风很大,友人的发梢都被齐刷刷呼啦一下吹响半空,漫天薄云迅速被吹向那一侧,山地下的松林已经绵延成一整片均匀宜人的绿,还可以勉强看见星星点点正在移动的黑脸羊,和高地牛群;环岛公路细得只剩下一条线,再远点便是大海。

那天我们也去了岛上最西端的Neist Point,几次迷路最终到达之后已经几近黄昏。我看见岛屿的末端奋不顾身地向外延伸,可终究没有融进大海,留下一片高耸的断崖,一座灯塔孤零零地立在断崖旁边,海鸟围着灯塔孜孜地低空盘旋。我跟友人忍着心悸坐在了悬崖边缘,我不敢往下看,下方的悬崖足有三四十层楼高,眼前是无尽的涛纹与海面。四周渐渐起雾,灯塔发出的亮光射向未知的渺远,正如其名,整座岛此刻就是腾空在云顶的岛屿。永恒,却孤独。

日光渐散,脚下的潮汐一下,一下地拍打着断崖。

 记得天空岛公路旅行的半途住的是一家山涧中的客栈,我们这些平日里的低头族因山里无法接收信号而无所事事,后来索性问店家拿了一堆破旧纸箱当火种,搭上干的木柴生起了篝火。苏格兰的夏夜并不会这么轻易妥协暗下去,尽管是几乎凌晨时分,天空怎么也得留下一抹深深的黛蓝色。我们喝着啤酒天南地北地侃儿。或许好多年过去之后,我还能模糊记得大学里最后一个夏天,天空岛山涧湖面上熠熠映着的火光。如果几日所见的这般醉人之境都不算尽头的话,那么尽头亦荡然无存。

 

世界没有尽头,有我,和我们。

 

微博

Instagram kelexlau】

Facebook页面】 

 

F2.8:

Yes, you did it!

在果园里的公路上,这位女士从远远的山脚下,一路奋力,终于成功登顶!

雍容致殇:

那晚被来自斯洛文尼亚的热情夫妇灌了三杯扎啤后道别,接着坐了最后一班11点20的火车回到了韦尔纳扎,借着酒劲装上头灯开始夜登,对于未知的黑暗产生恐惧是难免的,于是打开了手机音乐一边走一边听,月亏的夜晚,连海风吹来都带着披头士的味道。 - 午夜韦尔纳扎